读书网 > 修真小说 > 原来我是妖道 > 第60章 心有灵犀
    小侯爷在这桂月坊自然是名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看到小侯爷走上石拱桥,众人都将目光投向他。
    “是萧小侯爷,不知道他准备了什么诗句。”
    “杨小侯爷有未来的状元倪泽做后备,恐怕萧小侯爷今日是无法与之相争了。”
    “确实如此啊,倪泽有状元之资。”
    听着这些旁观者的话语,倪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次春闱的状元,他志在必得!
    小侯爷走上石拱桥,开始吟诵张子远给他准备的诗句。
    “昨夜星辰昨夜风。”
    小侯爷悠悠开口道。
    现场众人错愕,顿时安静下来。
    短短一句诗,勾勒出夜晚星辰灿烂,微风吹袭的场景。
    “画楼西畔桂堂东。”
    闻言,倪泽神色一呆,难以置信地看向石拱桥上的小侯爷。
    他当然知道,这肯定不是小侯爷所作的诗句,毕竟是个人都知道小侯爷并没有作诗的才华。
    那么,是谁?
    居然短短两句写出如此完美的场景?
    小侯爷看着底下人的脸色,心中略微得意。
    子远兄诚不欺我也!
    随即,他继续念道:
    “身……”
    “身……”
    他的面色顿时尴尬下来。
    糟了!
    他忘记了第二句诗!
    杨旭看到小侯爷那般模样,顿时露出笑容。
    “哈哈哈哈!萧也!你连准备好的诗句都没有背诵下来嘛?”
    小侯爷并不理睬他。
    他向张子远投去求助的目光。
    张子远:“……”
    小侯爷你在逗我嘛?
    整首诗总共八个短句,我只取了前面四个经典的,结果你居然现在忘记了?
    张子远无奈放下手中的猴儿酒,主动走向石拱桥。
    他边走边念道: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小侯爷露出笑容,看向杨旭,挑衅地道:“如何?这就是我准备的诗,还有谁比比看?”
    杨旭看向倪泽,只见后者的脸色颇为凝重。
    这首诗,太妙。
    但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在场的人有不少是懂行的,他们闻言看向张子远,明白这就是棒帮小侯爷作诗的人。
    他们露出惊讶的神色。
    这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能够写出这等诗句?
    似乎,比未来的状元还要高上一筹!
    倪泽听着他们讨论的话语,脸色微微有些难看,怨恨地看向已经落座在亭子中的张子远。
    屏风后的阿离姑娘叫来婢女,吩咐了两句,然后便离开了。
    斗诗也就到此为止,接下来便是等候阿离姑娘的挑选。
    小侯爷坐在亭子里,感到心旷神怡。
    虽然中途出了些岔子,但他不在意。
    看看现场这些人的眼神,他也明白张子远的诗句是极好的。
    他转头看向倪泽,看到了未来状元那幽恨的眼神。
    “子远兄,你看那人好像一条狗。”
    张子远闻言看了过去,与倪泽对视。
    他只是轻轻看了一眼,随后浑然不在意地转开,继续喝着猴儿酒。
    没过多久,阿离姑娘的婢女走上石拱桥。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他宣布了获胜的诗句,然后朝着小侯爷所在的亭子走去。
    看着缓缓走来的青衣婢女,小侯爷顿时露出灿烂的笑容,不由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杨旭!你输了!”
    他得意地挑衅杨旭。
    杨旭一脸踩了狗屎的模样,喝着闷酒,并不理会小侯爷。
    青衣婢女走入亭子。
    小侯爷主动起身道:“走吧,带我去见你们阿离姑娘,我要听琵琶曲!”
    他刚站起身,只见青衣婢女躬身行礼道:
    “阿离姑娘邀请这位公子。”
    她看向的是正在喝猴儿酒的张子远。
    张子远愕然地抬起头。
    小侯爷当场石化,愣住了。
    “啥?不是我?”
    搞了半天,不是我?
    那我乐呵个什么劲?
    青衣婢女看向张子远继续道:
    “阿离姑娘请公子小酌一杯。”
    小侯爷:“……”
    张子远张开嘴正准备说些什么,小侯爷开口道:
    “去吧去吧,子远兄。”
    张子远跟着青衣婢女走过石拱桥,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一时间,现场吵闹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是那个人进去了?”
    “那人是谁?”
    “怎么不是萧小侯爷?”
    众人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情况?
    “哈哈哈哈!”
    “萧也!!原来不是你啊,你这是被自己的人摆了一道?”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杨旭立刻发起自己的嘲讽。
    小侯爷冷哼一声道:“杨旭,你懂什么?”
    “我本就是带着子远兄过来见见世面的,他能够独自聆听阿离姑娘的琵琶曲,正是我对他最好的招待。
    呵呵。”
    说完他喝了一口酒。
    其实内心在滴血。
    子远兄啊!
    你回来可一定要好好讲述一下这琵琶曲啊。
    ……
    张子远在青衣婢女的带领下穿过蜿蜒的石子路,停在一个小院门口。
    “公子,阿离姑娘就在里面,奴婢告退。”
    说完,青衣婢女便离开了。
    张子远推开小院的门,院子里摆放着一张小桌子,两个小酒杯,几个小菜,一壶清酒。
    张子远坐下后不久,阿离姑娘便从里屋推着轮椅出来了。
    张子远看着阿离姑娘,露出惊愕之色。
    原来阿离姑娘竟然双腿残疾,只能够坐在木制的轮椅上。
    她容貌清秀,鹅蛋脸庞带着温婉之色,额前两簇刘海随意搭着。
    说实话,张子远觉得这是他来到这个世上看到的最好看的女子。
    “公子。”
    阿离姑娘闻声细语,推着轮椅坐到张子远对面。
    “看公子的脸色,似乎对阿离的样子感到非常的意外?”
    张子远点头道:“听小侯爷称赞阿离姑娘的琵琶曲时候,我一直以为阿离姑娘应该是能歌善舞,没想到……”
    阿离姑娘莞尔一笑道:“没想到阿离双腿残疾?”
    张子远没有接话。
    阿离姑娘接着道:“我的双腿从小便是如此,所以才有更多的精力弹琵琶,只是稍微懂一点琵琶曲,外人过誉了。”
    “倒是公子,你的诗……”
    说着,她念叨起来。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听起来是在讲述男女之情,但在我看来,和我与这琵琶倒是契合。”
    “我与这琵琶,何尝不是心有灵犀呢?”
    张子远轻轻地点头。
    这么理解尚可。
    “公子,阿离就献丑了。”
    说完,阿离拿起怀里的琵琶,开始弹奏起来。
    悠扬婉转的琵琶曲响起,飘飘荡荡,令人神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