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最佳上门女婿(林涛楚梦雪) >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地址迷雾
    “劳伦斯那边传来消息,林涛已经动身离开了唐原坡,根据他的行进方向推测,应该是去梅苑。”
    听着葛雷斯言简意赅的汇报。
    正专注研究棋局的魅惑女人,纤眉让人心头的微微一蹙,随之松开,道:“看来,林涛的警惕性还是很高。”
    说罢,女人抬起头。
    看着有些局促紧张的费老,展颜露出一个让任何男人都为之面红耳赤,心神剧震的魅惑甜美笑容道:“别紧张,我不是怀疑你。”
    “谢,谢谢!”
    费老长出一口气,一边擦着汗,一边道。
    一旁目睹这一切的葛雷斯,则是有些疑惑道:“那劳伦斯他们那边怎么办?”
    “原计划进行,林涛不动,他们不动……对了,现在林涛可是惊弓之鸟,别跟了,直接让他们去盯着艾米丽就是了。”
    葛雷斯闻言,立即应是,并转身离开。
    而吩咐完毕的妖娆魅惑女子,也随之落下了那颗迟迟不定的棋子,并催促道:“该你了。”
    “啊,是,是!”
    费老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后,抓起白棋,立即敷衍的进行落子。
    而此刻,对此毫无察觉的林涛,正在驾车前往梅苑。
    十几分钟后。
    通过绕城高速,一路风驰电掣驾车赶到的林涛,走下车,直接在张洪山的带领之下,来到了梅苑的一栋别墅地下室。
    “还活着吗?”
    林涛看着双脚被反捆,倒吊在半空中的王进岩。
    十分不悦。
    这特么那还是人?
    只剩下一团烂肉,浑身遍体鳞伤,目光所能看到的任何一块皮肤,就没有完好无损的。
    虽然林涛不是什么三好公民。
    但……“你把人打成这样,问出什么东西了吗?”
    张洪山无奈的挠了挠头道:“这特么的龟孙子嘴太硬了,我又没有林先生你说的精神药物去逼供,只能慢慢熬。”
    话毕,张洪山连忙抬起头保证道:“不过人没死,林先生放心,你要问什么,我立即叫醒他。”
    “叫醒吧!”
    林涛不满的轻哼一声。
    这个王八蛋张洪山,还真暴戾气息满满。
    不过事实正如他所说,王进岩并没有死去,尽管已经被折磨成一团烂肉,几乎让人无法相信,这还是一个大活人。
    “醒来,别装死了。”
    一盆盐水泼在王进岩的身上,皮开肉绽的伤口瞬间被刺激的王进岩悠悠转醒,整个人连嘶吼的力气都没有。
    张洪山看的有些来气,上去就要踢一脚,却被林涛拦了下来。
    直接蹲下来,歪头看着那躺在地上,目光涣散的王进岩,林涛沉声道:“想不想一个痛快?”
    “呜~~~”艰难发出一声呜咽后,王进岩费力的点了点头。
    “那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回答我,我立即让你结束这场痛苦。”
    听到这话,王进岩仿佛来了精神。
    现在的他,已经不求着被放走。
    他只求一死。
    但张洪山虽然戾气爆表,可林涛说了人不能死,他的审讯就开始变得极有技巧,各种折磨摧残,什么残废不残废,他根本不在乎。
    只要人不死就行。
    于是,这七天来,王进岩就像是置身于十八层炼狱一样,经受着一轮又一轮的痛苦摧残,却永无止境,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现在听到林涛的话了,整个人打起精神,甚至眼神都开始变得清澈起来。
    并最终,嗓子含糊不清道:“你,你,你问……”“山原省,济河市,北风岭。”
    这是一个地址。
    是当初在金桥嫣遇险之后,林涛前往北疆的时候,已经坐在飞机上了,但董琳琳却及时打电话告知他的。
    董琳琳哪里知道的?
    一个叫做朱强的独臂人给她的地址,并让她转交给林涛。
    当然,不用想也知道,这幕后肯定是他师傅守坟人薛峰的意思。
    薛峰已经死了。
    薛峰的实力,当晚在福旺村,也没有给林涛机会询问这个地址,所以,这就成为了一个谜。
    但这并不完全是个谜。
    薛峰可不懂阵法,自然而然,灭源大阵哪里来的?
    这个地址,在林涛的推测之中,就是和灭源大阵有关,甚至可以推测,就是年江一那一伙人。
    林涛仇家不少。
    但能玩出灭源大阵,除了上帝议会就是年江一他们有这个能力。
    “年江一他们那伙人,布置灭源大阵,好帮助薛峰克制我的真元攻击,从而让薛峰杀我,完全是可能的,但薛峰可不甘心被人当枪使……所以,提供这个地址,是想要让我和年江一他们狗咬狗,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这就是林涛的推测。
    当然,现在薛峰已经死了,对付年江一他们的唯一突破口,就剩下了这个地址。
    但这个地址到底是什么地方?
    林涛不得不谨慎起见,当然,他现在手头也就只剩下一个王进岩。
    所以只能询问王进岩。
    但让他很失望,这个自称年江一师侄,实际上,在张洪山拷打之中,老老实实交待,自己其实就是一个因为心思缜密而被提拔为基层小头目的炮灰。
    于是,没有任何结果。
    “我只是负责在江林跑腿,从来不知道中原省的组织基地……”听到这话后,林涛叹了口气,目光注视着王进岩那重新浑浊下来的目光,转头对张洪山道:“处理掉吧,然后后山挖个坑埋了。”
    “好!”
    张洪山折腾王进岩七天,也早就烦透了。
    听到这话,立即抄起刀子,在王进岩那流露出喜悦的目光中,将刀子送进了王进岩的心脏位置。
    王进岩是死了。
    但林涛的问题还没有解开。
    “他应该没骗我。”
    回想着王进岩最后那迷糊的眼神,林涛暗暗揣测着,走出了地下室。
    薛峰让徒弟朱强交给自己的地址,林涛从逻辑上推断,这可能很重要,是薛峰不甘被当成枪使的一次阴谋反算计。
    但中原省,年江一他们组织这个基地,还不是最重要的。
    “上帝议会的事情,王进岩不要插手?”
    林涛很快就来到客厅,翘着二郎腿,翻看起这七天来张洪山亲自写下的刑讯逼供笔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