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庶女撩夫日常 > 第908章:我们是不是迟到了?
    当今圣上,也就是北宫琉的皇伯父,一共还剩三兄弟。
    一个就是他父王,还有一个就是大王爷,也是北宫琉的大伯父。
    太子北宫琨死在慕非澜手上,不幸的是,他的皇伯父只有北宫琨这么一个儿子,现下后继无人,皇伯父身子又大不如前,便就激发了某些人的野心。
    “侯爷,做人可不能这么不仗义,我在天凤时,可是为你出生入死的,你得帮我解决了大王爷,稳定了神昭朝纲再回去。”北宫琉理所应当的说。
    他在天凤时,可没少帮白子墨跑腿,几次出生入死的,这厮要是这个时候不仗义,果断绝交!
    “如何算是稳定朝纲?”白子墨一本正经的问。
    北宫琨死了,神昭王后继无人,皇位迟早是要让出来的,除非过继。
    “父王已经开始为皇伯父在宗室中物色过继人选了,过继之前,我们稳住王城和朝纲即可。”北宫琉说的就跟白子墨想的一样。
    从宗室中过继后代给神昭王,继承大统。
    这个名额,不搭个几条人命进去都不现实。
    “本候会下令南阳各州郡的护城军随时待命。”白子墨勾唇道,“如此,可算对得起你了?”
    “侯爷仗义,多谢侯爷。”北宫琉假模假式的给白子墨道谢。
    白子墨的兵马多少有些威慑的作用,也好叫大王爷不敢轻举妄动。
    毕竟他可不想像慕非澜那样血腥。
    靠清君侧杀回天凤,上演一场逼宫。
    过了南阳,便是神昭边境,有白子墨的兵马,北宫琉就安心多了。
    虽然知道白子墨不会真的不管不顾,但他亲自来找白子墨说一趟,更稳妥。
    “不过我担心,大王爷定会拿你说事儿。”北宫琉又说道。
    白子墨了然,“本候自有办法。”
    与此同时,青禾收到了一封帖子。
    “这是给我的?”青禾拿着紫金帖子问。
    “是,世子妃看了就明白了。”送帖子来的,是府里的另一个管事嬷嬷,前两日因着北宫琉严惩邓嬷嬷的事,今日送帖子来的嬷嬷对青禾都是毕恭毕敬的,丝毫不敢怠慢。
    青禾被帖子落款上的长公主三个字给吸引了目光,“长公主?”
    按辈分,长公主的话,便是北宫琉的姑姑?
    “是,长公主便是世子的姑母。”嬷嬷平易近人的解释说。
    青禾斟酌了一下,然后说,“有劳嬷嬷,我知道了。”
    嬷嬷颔首,“那老奴就先告退了。”
    “世子妃,这神昭的长公主怎会突然给你下帖子?”嬷嬷走后,紫玉拧着小眉头不放心的问。
    世子妃同这个什么长公主素未谋面的,压根儿就不认识,突然下帖子来,紫玉就觉得来者不善。
    青禾拿着帖子也在斟酌,“长公主说邀我游湖,我自从嫁来神昭王室,未曾见过我,想见见我这个侄媳。”
    长公主在帖子上字字句句都是以一个作为长辈的口气说话,她嫁到神昭王室,不去会不会不太好?
    毕竟对方是北宫琉的姑姑?
    想了想,青禾又问,“世子呢?”
    “世子好像去找侯爷了。”紫玉回答说。
    青禾对长公主并不熟悉,所以打算先问问北宫琉的意见再做打算。
    也好多了解了解这个长公主是个什么样的人,方便应对。
    打定主意,青禾便想去寻北宫琉。
    刚到门口,北宫琉就回来了。
    “相公,你回来了,我正想去找你呢。”看到北宫琉,青禾便安心了不好,下意识的就去拉北宫琉的手。
    北宫琉笑了笑,“我只是去找了趟侯爷,娘子这便想我了吗?”
    “油嘴滑舌。”这人嘴皮子不正经,惹得青禾娇腆一声,“我有正事跟你说。”
    然后拉着北宫琉进门,紫玉懂事的退出去,顺带管好了房门。
    青禾将帖子拿给北宫琉看,“这是方才送来的。”
    “谁送来的?”北宫琉瞧着帖子问,一般下帖子的,都是女眷。
    所以北宫琉当即想到的便是,谁给青禾下帖子做什么?
    “长公主。”北宫琉翻开帖子,就看到了落款上青禾说的长公主三个字。
    北宫琉的脸色有些凝重了起来,拿着帖子半天没言语。
    “是长公主同我们府上关系不和睦吗?”青禾想着问。
    看北宫琉的脸色,不太好。
    青禾便以为,是这个长公主跟镇南王府的关系不好?
    “倒也不是。”北宫琉淡淡的说,“我这个姑母,同我们府上关系不僵,但也不算亲近,平时甚少有往来,她怎会突然给你下帖子?”
    听北宫琉这么说,青禾微微拧眉,“你都不知道,我如何知道?”
    她都不认识北宫琉这个姑母,哪知道对方为什么会突然给她下帖子。
    然后心里就多了股不好的预感。
    这帖子似乎不是什么好事儿。
    瞧着青禾皱眉,北宫琉轻笑一声,修长的指尖抹平她眉间的褶皱,“别担心,有我在。”
    这句话就很让青禾安心,她吸了口气说,“有你在,我不担心,所以你的意思,是要陪我一起去吗?”
    长公主邀她去游湖,北宫琉同去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
    “娘子想让我去,我便去。”北宫琉耍嘴脾气的说。
    只是有一点他却没说,长公主同云樱特别亲近,素来是拿云樱当亲闺女般看待的。
    青禾只看着北宫琉握着她的双手,觉得这双大手让她安心,却没注意到北宫琉眼底的深沉和复杂。
    游湖这种场合,青禾不是没有参加过。
    以前母亲也经常带她去,说白了,就跟贵妇之间的宴席是一样的。
    以前都是母亲在前面打交道,她只需要保持微笑,然后遇到人便礼貌的点头便是。
    所以青禾一来,就习惯性的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
    “不想笑便不用笑。”北宫琉的声音打断了青禾刚露出的笑脸。
    在他看来,她这是强颜欢笑。
    他牵着青禾的手,有他在,她无需迎合任何人去微笑。
    青禾的微笑变成真笑,“我们是不是迟到了?”
    她瞧着,画舫上已经来了很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