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庶女撩夫日常 > 第907章:你犹豫了!
    随后白子墨又将裴卿卿从床头拉了起来,“我们先回去吧,让药琅好好休息。”
    药琅现在身体还很虚弱,需要好好修养,还是先不要打扰他休息了。
    裴卿卿也知道白子墨说的在理,看了眼闭目养神不愿说话的药琅,叹了口气,“药娃娃,等你休息好了,我再来陪你。”
    她知道,药琅能听见她说话。
    但是药琅没反应,没理她。
    最后白子墨便牵着裴卿卿离开了。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药琅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只是眼中,含着泪光,泪痕悄无声息的滑落眼角,谁都看不到……
    不一会儿,外面响起了棍杖的声音。
    阿羡就在外面受罚,一棍接一棍的棍杖打在阿羡身上,声音传到药琅耳朵里,心里,似乎划过一缕异样。
    白子墨和裴卿卿刚出药琅的院子,玖月就回来了。
    “侯爷,夫人…”玖月在外面都听见了罚杖的声音!当即眉头一皱,“侯爷,这是……”
    他也是刚刚回来的时候才听说,药琅不见了,但又被侯爷带人救了回来。
    所以玖月一听见施杖刑的声音,就猜到受罚的人是阿羡!
    阿羡负责保护药琅,药琅走失,阿羡难辞其咎。
    但,作为兄弟,玖月自然也不忍心阿羡受罚……
    白子墨则淡淡的睨了一眼玖月,“交代你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显然是不给玖月开口提阿羡的机会。
    求情的话,就更不必说了,玖月应该知道侯府的规矩。
    玖月虽不忍心阿羡受罚,但也明白白子墨的意思,皱着眉头说道,“属下查到了……”
    一听玖月说查到了,白子墨深谙的眸光亮了一下,“去书房说。”
    然后玖月就没说话了。
    裴卿卿还在旁边,白子墨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夫人也累了,先回去歇息,为夫处理完事情,便来陪夫人。”
    裴卿卿自然知道白子墨和玖月是有话要说,她毕竟只是一介女流,很多事情,还是要白子墨去解决的,所以裴卿卿也没拒绝,抿唇点头道,“霍将军的事,就辛苦夫君了。”
    她知道,玖月所说的查到了,想必是与霍霄之死有关的事。
    这件事,就算她想帮忙,也是有心无力,倒不如不打扰白子墨他们。
    然后裴卿卿就自己回房去了。
    玖月则跟着白子墨去了书房,一进书房,白子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冷峻淡漠,往那一坐,便给人一种清贵的不近人情的感觉,“查到了什么?”
    玖月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回侯爷,属下如侯爷所说,密查了霍家军上下,发现曹勇的一个部下,前些时日从霍家军中除名了,具体原因不详,属下觉得此事有些蹊跷…”
    “人呢?”白子墨眼皮子一抬,吐出两个幽凉的字眼。
    问的,自然是玖月口中说的那个人。
    今日在大殿上,曹勇才当上了将军,接管了霍家军。
    曹勇的部下,这个人至关重要。
    “属下查到此人之后,便派人追踪,此人逃往朔城的方向去了。”玖月如实禀报说。
    他已经派人一路追去了,事关重大,便先回来禀告侯爷一声。
    “你亲自去,要留活口。”白子墨这回的语气中带着威严,可见此事很要紧,让玖月亲自去,免得出什么岔子。
    “是。”白子墨的指令,玖月自然是不会违背,只是,“阿羡他……”
    他还是担心阿羡。
    军杖的滋味儿,他可是知道的。
    怕是阿羡这回挨的杖数不会少。
    “看来是本候将你们养的越发娇贵了,不过五十杖,怎么?你想替他受杖?”白子墨凉悠悠的瞥了一眼玖月,语气亦是幽凉。
    五十杖而已,便受不住了?
    还是说玖月想替阿羡受过?在他这个做主子的面前体现有难同当麽?
    “……”瞧着白子墨幽凉的眼神儿,玖月噎了一下。
    娇贵?
    这个字眼可不适合他们。
    他倒也不是要替阿羡受过的意思,更何况侯爷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他去办呢。
    于是在白子墨的冷眼之下,玖月很识趣的闭了嘴,五十杖而已,阿羡死不了!
    再然后,玖月就心安理得的去办侯爷交代他的事去了。
    去抓曹勇的那个部下,要是抓不到人,只怕等着他的,可就不只是五十杖而已!
    ……
    与此同时,收到同款消息的,不止侯府,还有消息最为灵通的竹颜。
    听闻蓝袖同他禀报了曹勇及其霍家军中的事之后,竹颜便不禁微微蹙眉,“好一招栽赃嫁祸的手段,那个林付逃去哪儿了?”
    林付,便是曹勇从霍家军中除名的那个部下。
    蓝袖只说林付拿了一大笔钱,离开了霍家军,还没说人到哪去了?
    蓝袖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说是往朔城逃去了…”
    打探情报,是蓝袖的本职工作,但是,竹颜明显就对这件事格外的上心。
    不仅几次催促着她去查谋害霍霄的凶手,还这般关心曹勇和林付的动静儿。
    而蓝袖不想说,竹颜关心这件事,难道又是因为那裴卿卿麽?
    只有与裴卿卿有关的事,竹颜才会这般多管闲事!
    但其实,不是多管闲事,是上心。
    蓝袖不想说竹颜对那裴卿卿这般上心,不然伤心的就该是她自己。
    “朔城…”竹颜低沉了一下,然而并未注意到蓝袖黯然失落的神情,“我记得,朔城是那个许丞相家的老巢吧?”
    哪知竹颜突然话锋一转,提到了许家,蓝袖诧异了一下,“是…”
    她还以为,竹颜只关心裴卿卿呢?怎么突然想起许家来了?
    而竹颜,冷魅一笑,与他形象气质大不相符,“许诗琪把我小妹发卖到罪奴场,这件事还没跟她许家算账呢。”
    一般竹颜露出这样的笑容,就是有人要倒霉了。
    再听他这么说,蓝袖就知道,这次要倒霉的,就是许家。
    蓝袖没说话,就等着竹颜的示下。
    只要是不跟裴卿卿有关的事,蓝袖都乐意听他说,听他吩咐。
    “将许家在朔城的一切都给我端了。”竹颜开口,说的云淡风轻,便像是端了许家,就跟喝口茶一样简单。
    “……”蓝袖默然了一下,“全部吗?”
    端了许家的一切,是指全部的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