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美前妻 >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后手
    叶凡的长剑带着血色的火焰向着鬼陌挥下,距离不过数尺之短,就连鬼陌都感受到死亡即将到来。
    就在此时,一股黑色的属性能量烟雾阻断了叶凡的长剑,血气在黑雾的笼罩下瞬间黯淡下来。
    “哼!
    ”随着一声尖锐的尖喝,黑雾一摆,隔着长剑抽打在叶凡的胸口。
    “噗嗤……”叶凡一时不慎,吃了大亏,身上的血气被撞散,吐出一口浓稠的鲜血,向着场外倒飞而去。
    面对这般突如其来的变化,场下所有人都惊骇的张大了嘴巴,瞪圆了眼睛。
    模模糊糊的黑色鬼影让他们产生了极大的恐惧,是从灵魂中就颤抖的惧怕,让他们顿时哑了口。
    高台上,就在黑雾追向倒飞而出的叶凡,继续准备抽打的时候。
    另外一股磅礴的能量属性将叶凡包裹起来,一个淡淡的身形抱住陷入昏迷的叶凡,怒挥手臂,青红相交的力气时间形成一杆长枪,向着黑雾拍去。
    漫天的属性余波喷洒而出,两股洪流冲击在一起的磅礴气势,将高台周围的武者纷纷撞到,更有甚者被震得脸色苍白,身受轻伤。
    其他几方实力的大佬也都出现在场中,见场面愈加的混乱,连忙阻止他们继续的碰撞。
    “鬼槐你个老王八!
    ”一个与火焱盟不对付的大势力宗主怒气冲天,指着鬼槐大骂。
    鬼槐也没有说什么,扶起受伤的鬼陌,将他护在身后。
    脸上的阴鹫之色泛着寒意,嘴角轻轻抽抽。
    鬼槐明白,自己这番举动,最起码撩起了三四个强者的怒火。
    其一,自然是与自己有旧丑的几个宗主。
    其二,就是此次的东道主,安然宗主!
    此时,安然脸上已经面有了一丝笑意,眼神中尽是熊熊的火焰,言语中充满着寒冷的杀意。
    “鬼槐,这次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你们祖孙两个就别想离开!
    ”“呵呵……在下的孙儿已经投降,那小子却依旧下杀手。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才出手的!
    这等狠心的小子,这么能成为此次的玄子呢!
    ”鬼槐桀桀一笑,兀自说道。
    郑宗主怒不可恕,厉声骂道:“你这个护短的黑狗,当我们大家都是瞎子吗?你那孙儿在受伤之后还要负隅抵抗,你这老狗见他抵挡不了,就做出这种事情!
    ”“鬼槐,你说这叶小友狠心?!
    ”安然宗主咬着银牙。
    “不要以为我们都不知道你在打什么心思……鬼槐,你扰乱了我们这次的玄子挑战,就要留下一些东西!
    ”说话间,安然宗主便已经向鬼槐攻去。
    鬼槐拉着鬼陌爆退十余米,躲过了安然宗主的一击。
    “是吗?!
    ”鬼槐哈哈一笑,顿时不见了踪迹,就连身旁的鬼陌都消失不见。
    刹那间,周围的气息异常的混乱,“想要留下我……嗜血城还没有一个人能办到!
    ”四面八方都响起鬼槐的大笑,响彻了整个玄女宗。
    “鬼槐!
    ”安然宗主见鬼槐丝毫不见自己放在眼中,居然还在众目睽睽之下逃走。
    转身一看,其他数人都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表示自己也无可奈何。
    “哼!
    ”安然宗主也知道鬼槐的隐秘武技异常的诡异,要是逃窜起来,确实是无人可以逮住他。
    “既然如此,我也去他火焱盟走走!
    ”话语间,充满着杀气。
    一旁与安然宗主交好的郑宗主抱起叶凡,怒声说道:“带上我一个!
    ”忽然,郑宗主怀中的叶凡轻轻地颤抖一下,迷迷糊糊的转醒。
    他颤抖地伸出手臂,摇了摇头,断断续续地嘶声说道:“别……别去,这个仇……老子要自己报!
    ”郑宗主见叶凡转醒,暗中惊叹叶凡的毅力和体制,只是嘴里不说而已。
    “算了吧!
    就你这样子,先养几天再说!
    ”说着,便从怀中取出一小瓶药剂,灌进叶凡的嘴里。
    顿时,叶凡感到一股暖流在身体中悦动,被鬼槐抽打导致伤害一下子好了不少。
    “叶凡,你怎么样了?!
    ”李安不知什么时候也窜上了高台,从郑宗主那接过脸色苍白的叶凡。
    安然宗主见叶凡极为吃力的想自己站起来,心中忽然复杂的哀叹一声,摇摇头,低声说道:“李安,请你将这个叶小友抬到我的花园阁楼里。”
    李安大喜,他知道安然宗主打算干什么,连忙道谢,抱起叶凡便快速向着宗主小阁掠去。
    这次的玄子挑战因为鬼槐的破坏不欢而散,众人纷纷离去。
    安然宗主的水榭小阁,叶凡满脸通红躺在柔软的藤席上。
    他的身上未着片褛,赤裸裸的面对着安然宗主。
    “叶小友,你背上的黑暗属性已经被我化解了,你催动精神力检查自身,看看能不能调动些许武劲!
    ”安然宗主拍了拍叶凡光溜溜的肩膀,嘴角咧起一丝笑意。
    见叶凡迟迟没有爬起来,安然宗主“咦”了一声,又再次说道:“你这小子,好不领我情,叫你看一看伤势恢复没有,都当做没听到。”
    安然宗主嗔怪一声,伸出白嫩的皓腕,在叶凡背上轻轻点了点。
    叶凡顿时颤抖了一下,尴尬地笑了笑:“安然宗主,能否请你转过身去,我……我没穿衣服!
    ”安然宗主听罢,“嘤嘤”地笑了起来,“你这小子,居然还害羞起来了!
    ”此刻,安然宗主尽显温柔,与之前的冷热姐妹,完全是两个极端。
    叶凡微微颤抖着手臂,慢慢地转过身来。
    安然宗主面色顿时红润起来,两朵红霞悄然升起,连忙扭过头,低声媚喝:“你这小子,怎么说转就转!
    ”额……不是你叫我转过来的么!
    叶凡无奈的摇了摇头,翻身坐起,缓缓的闭上眼睛,进入了修行状态。
    此刻,比起之前受创的内腑,已经好转许多了。
    虽然还有一些淡淡的小缕黑烟,却已经被自己的武劲包裹,炼化它们也只是早晚的事情。
    “呼……”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叶凡从床头拿起一套黑袍,快速的穿了起来。
    “现在怎么样了?”安然宗主轻吐关怀,眉眼之间流露出淡淡的焦急神色,一下将叶凡看得痴了。
    安然宗主见叶凡望着自己发愣,懊恼的“啐”了一口唾沫,将叶凡惊醒。
    “到底哪个才是你……”叶凡喃喃着地下头来,摸着自己还有些泛疼的胸口,开口说道:“已经好多了,多谢安然宗主大人出手相救!
    ”“嗯,那就好!
    ”安然宗主微笑一声,接着又皱起眉头,“叶小友,你会离开嗜血城,对吗?”叶凡点头。
    安然宗主幸喜的拉住叶凡的手,一阵迎面而来的芬芳让叶凡的意识变得恍惚起来。
    除了那次与珑儿亲密接触,他还是第一次与嗜血城的女人有靠得这么近。
    “能帮我个忙吗?”安然眼神中很是急切。
    叶凡连忙点头,将手抽了回来,“请安然宗主吩咐!
    ”安然宗主也意识到自己很是突兀,展颜一笑,拍了拍叶凡的肩膀,“叶小友,在我面前还怕什么?!
    如果你有机会去中域,那么帮我去盛龙国的‘轩辕阁’走一趟,把这本卿丹书交还给他们的宗主。”
    说着,便从怀中取出一个红木小盒。
    叶凡也不看,直接将红木小盒放进容纳戒指,“安然宗主,还有何事要吩咐?”“那倒没有了……”安然宗主低声笑了笑,十分感激的看着叶凡。
    “叶小友,不用那么拘束,要是珑儿那小妮子在这里,我就成全了你……”忽然,安然宗主心神一颤,“珑儿……怎么一下午都没见到珑儿呢?!
    ”说着,安然宗主一下子站了起来,快速向外走去。
    叶凡的心中也“咯噔”一下,跃身站起,跟在安然宗主的身后,“宗主大人,珑儿姑娘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从你受伤之后,我们……”安然宗主的脸色顿时冷峻下来,一股凶厉的煞气将她环绕其中。
    “好你个鬼槐!
    珑儿最好没什么事,不然我定要你火焱盟鸡犬不宁!
    ”“珑儿,为什么……他们为什么抓走珑儿姑娘?!
    ”叶凡心中大乱,喃喃着有些不知所措。
    安然宗主神色秉默,哀声叹息,“因为,珑儿体内封印了一道非常强大的生命力,算得上是传奇般的特殊体制了。
    那鬼陌,也就是与你战斗的小子,几年前由于一些缘故,他的黑暗属性与死气融合。
    虽然说实力大涨,可是却也带走了他很多的生命气息。
    我估计,鬼槐就是为了这个才来我们玄女宗的!
    原来,一切都是他计划好的!
    ”安然宗主恨恨的握紧了拳头。
    在罪恶山脉深处的一个小峡谷中,一个黑衣少年静静地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细心地调养。
    正在此时,一阵稀稀疏疏的响声将他惊醒,他连忙隐去了行迹。
    “……小陌,你还真是够机灵的!
    ”阴鹫的话语从他耳边传来。
    “爷爷,您去哪儿了?”鬼陌躬身问道。
    只见鬼槐慢慢出现身形,而他的手中,抱着一个昏迷中的少女。
    鬼陌定睛一看,顿时欢喜得眉飞色舞。
    因为,鬼槐手中昏迷的少女,正是拥有着封印强大生命力的新任玄女,林珑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