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806章 一个大写的‘服’字
    王琼没有生气,要是每一次谈判很容易就达成一致了,那才叫见鬼。
    或者对方根本就是急于把手上的‘破烂’脱手,才会当垃圾一样往外扔。
    像尚富海这样的遮遮掩掩,甚至第一次谈的时候直接言词拒绝掉的才更说明他很看重这一块。
    你看重就行,这说明你对它的规划,以及它未来的潜力可能比我所预想的前景更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更不会放弃了。
    “尚兄弟,再好好考虑考虑吧,姐姐是真的想帮你的公司一块发展,还是你觉得姐姐和你打电话商量这个事不够重视,这样也行,我现在就启程去你那里一趟,晚上管顿饭怎么样?要是再给安排个住宿的地方就算你更有良心了。”
    “王姐,别介啊,你来了我肯定请你吃饭,把博城饭店给你包下来住宿都没有问题,可易购网还是一股不卖,我说真的。”尚富海觉得头疼。
    这娘们缠起人来是真让人头疼,你和她讲道理,她和你讲关系,你和她扯关系,她又和你谈感情,双方始终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你真不卖?”王琼这回严肃了很多。
    尚富海坚决的说:“王姐,我还能骗你,刚才老张那厮刚给我打了电话,他也找我谈入股的事,我直接否决了他,我给他说我现在还有上百亿的筹备金哪,根本不缺钱……”
    尚富海说溜了嘴,根本没什么防备,直接一溜嘴就说了出来,他没在意,可王琼听到心里去了。
    “你还有钱?上百亿?尚兄弟,欠我那30亿该还账了吧。”王琼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
    “……”
    尚富海沉默,我说什么了?
    “王姐,你听错了吧,我哪来的上百亿,真是会开玩笑,那可是上百亿,不是一百块,我要是有这些钱,我还奋斗什么啊,直接混吃等死得了。”尚富海说道。
    “尚兄弟,你还和姐姐油嘴滑舌,等会儿我给一鸣打个电话问问。”王琼根本不听他那一套了,逮住机会就步步进击。
    尚富海无所谓,反正他手里没钱,再说当初借的钱也是宝菲便利店的名义借钱,到时候又不是不还,着什么急。
    “王姐,你还有别的事吗,要是没有的话,我就先挂电话了,这边挺忙的。”尚富海要挂电话了,言多必失,他这张嘴最近有点不太把门了。
    “嘟嘟嘟”
    王琼都没说一声,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尚富海今天算是把她给气着了。
    等这阵不顺心的气过去了,王琼脑海里一直琢磨着尚富海说的那个上百亿的筹备金,筹备金是什么玩意儿?
    想到这里,她心里不痛快,马上就摸出手机来给张一鸣打了个电话,问他尚富海那个筹备金是怎么回事?
    张一鸣一听就愣住了:“琼姐,是尚富海给你说的吧,我也没搞明白,但我猜他是为了搪塞我才自己编出来的一个理由吧,要是他真有上百亿资金,那我把脑袋倒着走路。”
    “嗯,这个小子也这么搪塞我,真是白瞎了姐姐我以前那么疼他,事事都想着多替他考虑一下,他倒好,现在发达了,用不着姐姐我了,就一脚把我给踢开了。”王琼吐槽。
    张一鸣听得一头雾水,却是一句话都不敢多问,怎么听着琼姐这意思有点像深闺怨妇的味道,可不敢多问了。
    尚富海刚被王琼给挂断了电话只有,手机接着又响了起来,这回是腾讯的于朝辉打过来的,他锲而不舍的给尚富海打了一遍又一遍,总算打进来了。
    尚富海倒是没有拿大直接挂断他的电话,还有些奇怪:“于总,你找我该不会也是为了易购网的事吧!”
    “哎呦,尚董果然是高人,一下子就猜到了我的目的,尚董,没错,你看看什么时间有空,我可以过去找尚董当面聊。”于朝辉很热情的说道。
    尚富海牙疼:“于总,我这么给你说吧,在你之前,今日头条的老张和海纳亚洲的王姐都刚找了我,和你一个目的,不过我拒绝了他们,不是因为价格谈不拢!”
    于朝辉马上就听懂了尚富海话里的意思,这是委婉的谢绝了他的入股要求。
    “好,不过尚董下一次如果有资金上的缺口,我希望尚董也考虑一下可以给我打个电话,上一次的拍客短视频融资,我们没能加入,却是很后悔,希望尚董下一次给个机会。”于朝辉不在乎什么脸面不脸面的,只要有利益就行。
    他能够看得出来,投资易购网的话,可以让他捞一笔,他很期待。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尚富海自然也不会冲着于朝辉发脾气,也笑呵呵的答应下来。
    可刚挂断电话,尚富海的手机又想起来了,这回是刚认识的老伙计沈国军。
    尚富海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
    在尚富海这里忙活着接不停的接电话的时候,博城市委市府那边也有人再商议着事情。
    任何一个从政的人都有着很敏锐的嗅觉,双十一购物节凌晨时间段发生的事情早被人给报给了廖敏和许中友,他们也没有想到自己治下竟然还出现了这么两家公司。
    易购网和宝顺物流,廖敏看着这两个名字,有点模糊,他之前没太关注过。
    许中友就不一样了,他和尚富海之间的纠葛太多,不说别的,宝顺物流仓储有限公司开业的时候,他还亲自过去祝贺致词了,可是他也没想到这才多长时间,宝顺物流竟然在和淘宝的派件速度比拼中完胜。
    当然了,他也知道这就是个噱头,可这年头干什么比的不就是一个噱头,得好好宣传一下啊,就算是不宣传,也得和对方再加深一下印象,他下一步的动向马上就要定下来了,去北河省是没跑了,上一次还听尚富海说过他们集团公司下一步的发展。
    当时尚富海就告诉他宝顺物流仓储有限公司会先一步过去组建新的仓储常温链和冷链存储中心,这本身就差直接告诉许中友,再给他涨涨脸面了。
    想到这里,许中友直接给自己的秘书毕永清打了个电话:“永清,准备车,随我去一趟城南镇的宝顺物流仓储有限公司。”
    毕永清马上去安排了,分分钟的功夫,毕永清就过来请示他走不走。
    许中友带着他的秘书毕永清直接出了门,下楼后上了停在下班的专车,直接往城南镇驶去。
    市委大楼那边,市委的大管家刘焕田看到了这一幕,他皱眉思索着许中友许市长这个时候出去干什么,实在猜不出来,最后摇了摇头,不再去多想了。
    许中友车上,很安静。
    毕永清其实有些忐忑不安,他已经听到了一些传闻,说是他的老板许中友要走了,而且这个时间很快。
    他作为许中友的秘书,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本身就贴上了许中友的标签。
    一旦许中友走了以后,那些和许中友关系亲近的还好说一点,以后碍于许中友的面子可能还会照顾你一二。
    可那些本身和许中友之间有嫌隙的人,会不会‘恨屋及乌’?
    许中友在的时候,不敢和许中友明着干,等他走了之后,对他这位许中友原本的秘书是不是会采取一点措施?
    这种事都是说不准的事情,什么结果都有可能。
    毕永清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心里的一些想法直接反馈在了他的眼睛里,眼神飘忽,心思散乱,不知道在想什么。
    后边坐着的许中友突然开口,轻声问了一句:“永清,从高新区开始,你就跟着我,算下来也快四年了,对你自己下一步的发展,你有什么想法吗?”
    毕永清这会儿虽然走神了,可他还是留了一半的注意力关注着他的老板许中友的动向,这是他这几年练就出来的一项特殊本领。
    听到许中友问他,毕永清第一个反应就是没反应过来,老板什么意思?
    老板这是嫌弃他了?
    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市长,我还是想着为你服务。”
    许中友平静的想了一会儿,又摇头说:“永清,你很有悟性,一直跟着我当秘书没什么发展的,我倒是觉得你应该下基层去锻炼一下,这是你现在所缺乏的一些东西,如果你有这个意向,我可以和组织部那边提前沟通一下,找个稍微中上的乡镇去认真踏实的实干一番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司机专心开车,全当没有听到这些话。
    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层次太高了,他接触了也没什么好处,反而不如现在这样,左耳进右耳出,当个木头人。
    司机一路安稳的开车到了宝顺物流仓储有限公司门口,毕永清也没有给出一个答复,许中友也不着急,他还有点日子,剩下的这些时间,毕永清有结果了,他随时能够和下边的人商议,不敢说太好的位子,给毕永清找个中不溜的位置沉淀几年,剩下的再凭他自己的本事往上爬,这个还是可以办到的。
    “走吧,去见见徐总。”
    进了宝顺物流公司的大门,下了车之后,许中友率先往前走。
    徐菲对于许中友的突然到访也很惊讶,不明白许市长这个时候过来是什么意思?
    另外许市长造访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没有提前给公司里说一下,比方说打扫一下卫生,洒洒水什么的,也好迎接领导,这些事都没有,这就有点奇怪了。
    “许市长,欢迎欢迎!”徐菲压下了心里的疑惑,赶紧表示了欢迎。
    许中友看着徐菲已经明显显怀的肚子,他对眼前这个女人也很钦佩,已经是这种完全不缺钱的家庭了,竟然还能耐得住性子,挺着个大肚子工作,还把工作给做得这么好,这就很了不起了。
    “徐总,我也是刚听说了咱们宝顺物流仓储有限公司在细分领域做到了极致,我觉得这一块很有必要对外分享一下,让博城的同行业者们深入的学习和持续不断的改善,以加快自身的积累,能够在未来的竞争中更有底蕴和依托。”
    许中友说话一套一套的,让其他人听了只觉得心里特别舒坦。
    徐菲笑而不语,看来也是因为今天凌晨发生的事情才过来的,还说什么她的公司在细分领域做到了极致。
    她很想冒昧的问一句,这个所谓的‘细分领域’是不是就是指派送快递的速度更快?
    要真是这样的话,徐菲宁愿丢掉这个名头,这个真没什么好炫耀的。
    无非一个天时地利人和,如果没有这些因素在里边,你随便找个10公里以外的客户,任凭给他再大的本事,都搞不定这件事情。
    而宝顺物流仓储的快运派送员们严格来说都有自己负责的片区,这个片区往往是以一个宝菲便利店为中心的三到五公里范围之内的半径区域,有着这个底蕴为依托,能办成那件事毫不奇怪。
    只是外人不了解这其中的运作机制,觉得这个事很神奇,觉得宝顺物流很了不起,真的很牛逼的样子。
    可徐菲他们这些公司内的人都了解,也都保持着一颗冷静的心。
    在真正的自身储备和底蕴上,和淘宝的物流体系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现在还远远不是可以骄傲的时候。
    可是同样的,徐菲也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宝顺物流一定会在业内称雄,到那个时候,谁再提起来今天凌晨所发生的事情,徐菲也就笑纳了。
    “许市长,您先随我去办公室坐一坐,有什么想了解的,我再一一细说。”徐菲说道。
    接着给身边的宁玲玲说道:“玲玲,你去准备一下。”
    准备什么就没说了,但随便一个人都知道,无非泡个茶,洗点水果,准备一些点心等等。
    许市长亲自过来了,岂能怠慢了!
    许中友正好有事想和徐菲聊一聊,也没有推辞。
    毕永清在后边跟着,看着和他老板聊得很融洽的这个女人,深感佩服!
    在想着她老公的身份,更是感觉极为不可思议,人家两口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现在这个地步的,都发展的那么好,最重要的一点,他们本身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出身,单凭这一件,一个大写的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