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庶女悠闲起居录 > 091 小鱼干
    “澄妹妹你也不要太担心,也不要做出什么激烈的事来。祖母总归是长辈,如今不过是上了年纪,糊涂了些。”
    毕竟是教养了澄妹妹的亲祖母,母亲不理事,祖母这些年对澄妹妹也是关怀备至了,澄妹妹也理应敬爱她。
    李玉澄点点头,朝着哥哥一笑:“我晓得了,大哥哥你去吧!一路平安!”
    *
    九月二十一,送走回信的第二天,李玉情顺着安排好的路线行驶着车队,到了永昌府最有名气的千岛湖。
    雯香兴奋极了,抽着鼻子四处撒欢,原来这里有许多的小摊子在卖各样的鱼,鲜鱼的腥气和晒干的小鱼干的香酥气息交融在一起,刺激到了雯香。
    雯香从怀里跳了下来,嗷呜嗷呜直叫,一会儿到这个摊子面前,一会儿去另一个摊子面前,像只东窜西跳的小老鼠,眼睛目不暇接。
    李玉情觉得雯香已经走到了猫生巅峰。
    临近京城,这永昌府也很繁华,人们面上的表情轻松快活,显然是生活的很舒心,没有什么艰难困苦所致。
    雯香咬着李玉情的裤脚走到一个面庞红润,身材健硕的四十来岁的汉子身边,点着脑袋,示意要买这家的。
    那汉子声音洪亮的笑着说:“小姐这月华兽真是通人性,还很机灵,鼻子也很厉害!我这家的小鱼干可是最香酥的!”
    李玉情睁大了眼睛:“大哥怎么说?”
    绿桔几个盯着汉子面前摆放着篮子,篮子里的小鱼干整整齐齐的排列着,个头不大,颜色棕黑,不太好看。跟隔壁摊子上金黄漂亮、个头较大的小鱼干根本没法比。
    汉子十分自豪的开了口:“我这小鱼干抓的可都是小鱼,小鱼肉质鲜嫩,体内的脏腑也干净,像月华兽这样的小宠吃了好处可是不少。”
    李玉情点点头,这说的可是没错,不过这颜色真是丑了些…
    汉子瞧着李玉情目光扫视着篮子里的小鱼干,笑道:“莫看这颜色丑,这可是我家娘子用特质的调料腌制好的,晒足了一百八十天,美味和鲜味都晒了出来!而且它跟别的鱼干不一样,里面不是干干的,它用调料锁住了里面的水分,多吃一些也不会上火。”
    绿桔几个瞪大了眼睛。
    李玉情却是神游了起来,脑子里一直荡着:晒足一百八十天,晒足美味晒出鲜!
    汉子又道:“你们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尝尝看!”
    绿桔几个伸手拿了一两只小鱼干,瞧了几眼,没看出什么来,才放进了嘴里,嚼了几下,脸上的表情就亮了起来。
    这鱼干果然美味,鲜酥柔嫩,不会太干,也不会太脆,真是恰到好处!
    雯香扒拉着李玉情的裙摆,喵喵只叫,想要李玉情拿几个鱼干给它吃。李玉情这才回了神,拿了两只小鱼干,一只送进了自己嘴里,一只送进了雯香嘴中。
    一人一猫脸上的表情一模一样的享受!
    看的汉子心里一乐又是一喜:这会儿找到大主顾了啊!这小姐看她的衣料就知道是个有钱人,还养了这月华兽,众所周知!月华兽就是爱吃鱼的啊!
    一人一猫吃完嘴里的鱼后眼神发亮的看着汉子篮子里的小鱼干。眼神迸出绿油油的强光,视线波及处的汉子都感觉到了那股灼热,仿佛要把一切吞之入骨。
    汉子心里有些慌,忙殷勤道:“你们再吃些,就当送你们的!”
    汉子说完,就忍不住要骟自己两巴掌!瞧这说的是什么话啊!送什么送,白瞎了跟这小鱼干一起晒足的一百八十天艳阳了!
    从一个白面美男子变成了一个红脸灶夫,媳妇儿都一个月没让他上床了!如今睡久了地板的屁股还在隐隐作痛呢!
    要是还赚不到钱回去,那今晚等着他的又是一个人的孤枕难眠了!
    一人一猫只觉得这老板人真好,分外欢快的吃了起来,雯香嗷呜嗷呜的吃着,李玉情也吃的吧唧嘴。
    绿桔几人有些呆了,诺诺地提醒了自己小姐一句:“小姐…,这样不太好吧!这位大哥还没开张呢!”
    李玉情顿住了往嘴里塞小鱼干的爪子,看了眼仍埋头哭吃的雯香,提了提它的脑袋,向汉子憨笑道:“大哥你这小鱼干多少钱,家里还有吗?”
    李玉情豪手一挥:“有多少我都要了!”这话说出来,心里涌起一股豪情万丈来,像夏日喝冰饮,冬日烤暖炉一般爽快。
    那汉子面上大喜,粗糙宽厚的大掌在衣服下摆搓了搓,语气欢喜的有些结巴起来了:“哟有!有很多,家鱼,呸!家里还有很多小鱼干!”
    汉子心里喜滋滋,已经想着晚上回去温香软玉在怀的场景了!
    李玉情一行随着汉子回了家,汉子路上说他叫杨许,娘子家里是世代专精于做小鱼干的。
    李玉情问道:“那你的生意怎么不好呢?小鱼干的味道很鲜美,理应有很多人来买才是。”
    杨许面上露出尴尬来,不太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我家的小鱼干色卖相不好,别人一看就不喜欢。而且我的价格也定着很贵,又不能时常供货。这鱼干要选用秋日的鱼,第一年秋日抓了小鱼,然后腌制一个多月,再晒一百八十天,这就去了七个月了,晒的时候还要跟着太阳到处跑,我是走了好几个府城,才把小鱼干给晒出来的。这般费时费力,所以我定的价格也给高了,比起那些卖相好看,滋味也不错的,价格又便宜的鱼干,真是没占一点优势。”
    李玉情和绿桔几个听的一脸唏嘘,这生意的确不好做啊,费了一番功夫,收效却不好,难为这杨许还坚持下来了。
    “你怎么不去跟那些有钱人推销一番,有钱人追求的是美味,这些价格品相倒不太在意。”
    杨许叹了一口气,腰背都弯了下来:“我又没有什么门路,娘子也不愿意摊上这些事,经了那些人,这秘方不好保住啊!”
    李玉情把雯香给放到肩上,也是,这杨许无权无势,碰上富贵人的门路了,这秘方真的多半保不住了,也无怪杨许宁愿艰辛些也不去找那些门路。
    想到这,李玉情倒是想帮他一把:“我手下也有铺子,可以每年收购你所有的小鱼干,不要你的秘方,你只要每年供给我就行了。”
    杨许一喜,同时有些犹豫:“小姐,我恐怕要问过我家娘子才行。”
    李玉情点了点头。
    杨许家不大,几间泥瓦房带着个小院子,不过很干净清爽。院子里有许多花草,长势喜人,显然是主人认真打理过的,特别是几盆秋菊开的硕大又热烈,给院里添了秋意和生机。
    杨许娘子是个柔水般的美人,瓜子脸蛋悄生生的,白净的像剥了壳的鸡蛋,眼睛水汪汪的,眸光清澈动人,着了一身浅杏色的秋裙,款步走来,像是山水间走出来的勾人的良家妖精。
    李玉情和绿桔几个咽了口口水,像朝阳的向日葵般转动着脑袋,用微妙的眼神看向了黑红脸的杨许。
    杨许就是再迟钝也察觉到了目光里的意思:你家娘子这样一个美人是怎么看上你的?莫不是那几天没擦脸,眼屎糊住了眼睛,眼神不太好?
    杨许涨红了脸,一张面像猪肝似的,辩解道:“我是晒黑了,没黑之前还是很好看的!”
    她家娘子也笑了起来,若清风扶莲池,荡漾起了层层波纹,颤的人心都软了。
    “我家夫君长的的确不太好看,不过是个老实人,也听我的话所以我这些年也将就着过了。”
    李玉情和绿桔几个纷纷点头,很赞同美人姐姐的意思。
    杨许应和道:“是啊!就是这样,我最听我家娘子的话了!”
    李玉情立马了解,原来这杨大哥是个妻管严呐!
    李玉情叫人来把杨许家几千斤的小鱼干运到了马车上,才跟杨许娘子婉娘谈起了收购小鱼干的生意。
    至于为什么直接跟婉娘谈?
    杨许一看就不是当家做主的人,所以直接可以把她给忽略了,她跟婉娘聊了几句话,就晓得婉娘是个聪慧的女子,跟她家憨傻的相公不一样。
    婉娘把她们请到了屋内,又给她们泡了花茶,花茶是新木斋里面卖的,李玉情和绿桔几个不动声色的喝了茶。
    李玉情改变了原本的策略,跟婉娘谈道:“婉娘,你可晓得新木斋?那里面介绍吃食的简介你可看过?”
    婉娘很惊讶的看了一眼,随即心里一颤,这话说的莫名,莫不是…
    “小姐跟新木斋有关?”
    李玉情赞赏的瞧了婉娘一样,这果然是个聪明人。
    婉娘见着这目光,心里就明白了七八分,从心底生出了一股期盼来:“小姐可是想把我这小鱼干当做你们的新品推出去?像月莲寺的素鸡一样?”
    她是喜欢新木斋这个铺子的,里面的很多新奇美食和特别的布置都很喜欢。那册子上的描述是她最欣赏的地方了,仿佛看着文字就能联想到吃食的画面,让人口水不自觉就流了出来。
    自从去年府城去年开了新木斋的铺子后,她就经常去光顾,每季有什么吃食也要尝尝新,每月上新连载的话本子她也是必买的。要知道她可是个节俭的人,如今每月都要花不少钱在新木斋里去,可见这新木斋有着超乎寻常的魅力。
    她也不时的幻想着什么时候自己家传的小鱼干有一天也能像新木斋里的很多吃食一样,带着故事和生动的描述,被人们所夸赞追捧,这才算对的起祖辈们不断的完善小鱼干的腌制秘方,为了晒足阳光追着太阳跑…
    所以这会这位小姐跟她说小鱼干能放在新木斋去售卖,她心里无异于是像做了一场美梦,梦里实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愿望,真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婉娘衣袖下的手使劲掐了掐自己的肉,现出一块青紫来,她非但不觉得疼,还觉得幸福快乐。
    婉娘眼里冒出一片雾气来:“我是愿意的,只要将这小鱼干名扬天下,我也乐意将配方告诉小姐您。”,声音变的有些激动了起来:“只要您把这鱼干打上虞氏传承的名号!”
    说完就两眼怔怔的看着李玉情,万分在乎她的决定。
    李玉情没想到这生意谈的如此顺利,这位婉娘也是欣赏新木斋的人,而且还万分看好新木斋的宣传册子。
    但她也不是愿意占别人便宜的人,将月莲氏同新木斋签订的合约方式跟婉娘也说了一遍。
    婉娘泪眼婆娑,直把李玉情迷的心软绵绵,不住的轻声安慰:“婉娘姐姐别哭了,你这哭的我心都碎了!”
    雯香跳出来地上不住叫着,啊呜声隐约是渣女的发音。
    让永昌府城的新木斋来人跟婉娘签订了契约,李玉情晚上又在婉娘家里吃了一顿,是婉娘亲手下厨做的,厨艺非常的好,李玉情吃了饭还要赖着不走,想着晚上能跟美人姐姐睡觉,至于京都的第一美男子,早就被李玉情给刨到九霄云外去了。
    绿桔几个看不过眼了,自己小姐这爱美人的心发做了可真可怕,她们这时到想着小姐心里的七皇子能发挥一点左右就好了!
    最后还是雯香给力,一直喵呜直叫,要回去,李玉情才无奈的走了,还三步一回头、依依不舍的模样。
    等着李玉情一行人离开,杨许才算松了一口气,心里兀自激动,今天总算能跟媳妇睡觉了!
    结果婉娘把房门一关,只扔出床被子来,在里面喊到:“夫君你今个还是睡地上吧!我今晚要再刷一刷新木斋的小册子,自己研究一下,看给我们的小鱼干起个什么样的新鲜名字才好!”
    杨许站在门外被秋风一吹,竟觉得今晚的风各外的冷,夜色也凉透了!
    李玉情刚回到客栈,杨嬷嬷就来了,一脸急切,等着把房门关上,道:“姐儿,府里的大公子来了!说是来接您回去的!这会我让他在房里等着,说你出去游玩了,他也不急,说是等你回来告诉他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