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见状态栏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损伤调查(8月2日2/3更求订阅)
    要了解“黑色食管”的意义,首先,需要明确一个概念——食管原来是不是黑色的。
    这当然是一句废话。人体内部的器官,没有一个天然就是黑色的。人体上自然能够表现出黑色的,除了毛发之外就只有皮肤和虹膜而已。
    那么,什么情况下,器官会变色呢?
    首先,在接触到某些染剂的时候,部分器官有可能产生变色。比如孙立恩曾经用来吓唬人玩的靛胭脂注射液,就可能会让肾脏和输尿管内壁短时间内变成蓝色。长时间吸烟的烟民,肺部可能会因为焦油附着而出现黑色斑点。
    除此以外,绿脓杆菌会让被感染区出现绿色脓液,黄疸会让虹膜和皮肤被染上一层暗黄……但黑色的情况很少。
    体外皮肤变成黑色也许还有很多种解释,但体内器官变成黑色……孙立恩马上能想起来的就那一种可能——坏死。
    这不能怨孙立恩见识太少,毕竟半个多小时前,他才看陈天养和王医生从一个尼日利亚士兵的屁股里放出了一点四升的坏死组织液和脓液。现在一看到“黑色”和“紫红色”,孙立恩满脑子都是那些掉落在自己手中的不锈钢盆的液体的声音和味道。
    面前这个俄罗斯人说的是英语,但后续交流很明显就不能再让对方使用这种带着大列巴味的俄语了。他在屋里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了一个病情不算太严重,而且还能说英语俄语和中文的翻译——就是刚才那个苦笑着说自己肚子疼的巴基斯坦上尉。
    不得不说,巴铁的同志就是贴心。孙立恩只是想稍微了解一下面前这个俄罗斯人的基本情况,并且询问一下病史而已。没想到这位巴基斯坦上尉居然和彼得的关系还不错。他甚至没让彼得多说什么,就开始讲述起了自己所知的内容。
    彼得出生于苏联,成长于苏联。但在他参军入伍之后,苏联却消失了。
    作为一名装甲兵维修师,彼得是他所在的装甲师里最后一批被退伍的军人。先是炮手们因为弹药被卖空而成批退伍,再是装甲兵们因为没有了坦克和装甲车而离开。最后,彼得坐着他修好的卡车,被团长送到了文尼察的大街上。并且给了他五千卢布——这是他帮着修好了那些坦克,然后卖给那些军火贩子的分红。
    苏联消失了,坦克消失了,就连彼得身为军人的身份也一起消失了。像他这样的机修师在俄罗斯几乎遍地都是。连一口饱饭都吃不上的彼得最终决定,把所有身家都换成伏特加以及一张前往尼日利亚的单程机票。
    来到了尼日利亚之后,彼得找到了一份在尼日利亚军队中进行机械维修的工作。他每天都会在内疚和后悔中睡去,然后再更深的痛苦中醒来。日复一日的酗酒持续了二十多年,每天如果不喝一整瓶伏特加,他甚至会虚弱的无法动弹。
    说到这里,巴基斯坦上尉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并且对孙立恩解释道,“这种事情发生在任何一个热爱自己国家的士兵身上,都会招来同样的结局,只不过这些北方的邻居确实喝的……多了些。”
    孙立恩眨了眨眼睛,他倒是对听故事没什么意见。但前提条件是,这故事得有助于他诊断病情。巴基斯坦上尉嘟嘟囔囔说了半天,一句有用的情报都没有,这就让孙立恩心里有点着急了。
    “他最近有没有什么明显的胃部不适?反酸或者呕吐之类的?”因为听不到自己想要的情报,孙立恩直接开始引导起了巴基斯坦上尉问话。虽然他还不确定黑色食管是个什么病,不过看样子,至少要给彼得做个胃镜才能明确诊断。因此,孙立恩试图把话题往彼得的症状上引导,最好听起来像是个什么胃癌之类的症状,这样他才好开出胃镜的检查项目。
    “有的,他最近吐了三次血,每次的量都不是很大。”巴基斯坦上尉和彼得交流了几句后说道,“而且他最近一直觉得自己有些头晕乏力。”
    一天喝一斤伏特加,只是觉得头晕乏力的话,那只能说明这个人特别能喝。孙立恩果断跳过了这个描述,转而追问道,“吐的是什么样子的血?黑色的,仿佛鱼子酱一样的那种?”
    “不,是鲜血,鲜红的那种。”上尉摇了摇头,“他说自己吐完了之后,才发现有血。以前有过恶心胃酸的情况,但从来没有吐过血。”
    和消化道有关血液的类型中有很多讲究。最基础的就是看血液的颜色和形态以确定出血点究竟是在食道内还是食道以下的位置。如果是食道以下的胃出血或者十二指肠出血,那么血液会被胃里的胃酸以及消化酶凝固,并且形成黑色的半固体。有些时候,不太严重的胃出血或者十二指肠出血也可以表现为黑便。
    而呕出了鲜红的血液,这就意味着受损后流出的血液并未接触到胃酸和胃里的消化酶。这直接让孙立恩把彼得的消化道出血症状锁定在了贲门以上,咽部一下的地方。
    再结合一下状态栏提示的黑色食道……孙立恩皱起了眉头,这总不能是食管里的某条静脉破裂了吧?
    食道内部有错综复杂的供血结构。就算是某一根静脉断裂了,那也不应该会出现“黑色食道”的诊断啊……孙立恩有些想不明白出了什么问题,不过彼得现在的症状已经足以孙立恩做出胃镜检查的决定了——消化道出血原因待查。他想了想,又在自己面前的诊断单上写下了“消化性溃疡?”“急性胃粘膜病变?”以及“消化道肿瘤?”三个可能的猜测方向。
    孙立恩当然不会把“黑色食道”写上去,他还没有这么浪。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做个更为详细的检查还是有必要的。连续酗酒超过二十年,鬼知道酒精对彼得的身体造成了什么不可挽回的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