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读书网,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dushu.tw

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风鬼传说 > 正文 第181章 谈崩

正文 第181章 谈崩

    秦墨扫视了上官秀两眼,不动声色地继续和刘旭有说有笑。天』『&nbsp籁小&nbsp说

    等两人分宾主落座后,刘旭含笑向上官秀摆摆手,说道:“秦大人,我来向你介绍,这位是我一位故交的后人,名叫关尚。”

    “哦?”听闻刘旭的话,秦墨这才装模作样地正眼看向上官秀。

    上官秀含笑站起身形,拱手向秦墨施了一礼,说道:“晚生关尚,见过秦大人!晚生对秦大人仰慕已久,今日得见,实在是三生有幸!”

    “哈哈!”秦墨仰面而笑,摆手说道:“贤侄过奖了。”

    说起来秦墨这个人的官品还是不坏的,即不贪财,也不好色,缺点就是自视甚高,很喜欢听那些阿谀奉承的顺耳话,上官秀一开口便投其所好,让秦墨很是受用。

    刘旭在旁暗松口气,只要上官秀不动武,那么一切都好说。他让下人们端送上来酒菜,而后站起身形,请秦墨和上官秀入席。

    时间不长,县守府的下人们把早已准备好的酒菜一一送上来。看着满桌子的菜肴,秦墨笑呵呵地说道:“今晚,刘大人可是破费了。”

    “哎!”刘旭苦笑着摇了摇头,感叹道:“最近这段时日,天下大乱,我们也好久没能坐在一起吃顿饭了。”

    “是啊。”秦墨闻言感触良多,他转目看向上官秀,说道:“今晚这顿饭,还是全托贤侄的福呢,哈哈!”说着话,他好奇地问道:“不知贤侄是从哪里来啊?”

    “晋城。”

    “哦?”秦墨闻言心中一动,说道:“晋城现已被叛军所占!”

    上官秀含笑说道:“本来是被叛军所占,但现在叛军已然被金川军平灭,晋城业已恢复正常。”

    秦墨闻言,嘴角挑起,嗤笑出声,说道:“金川军虽然还打着朝廷的旗号,但其实就是想在贞西浑水摸鱼、自立为王罢了,与叛军无异。”

    上官秀说道:“金川军在漳水县已是如日中天,不知秦大人以后有何打算?”

    秦墨嘴角扬起,说道:“我漳州城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又岂是一块好啃的骨头?金川军不来惹我,也就罢了,若是金川军敢来,我漳州上万将士,会让他们有来无回,漳州城下便是他金川军的埋骨之地!”

    上官秀乐呵呵地挑起大拇指,赞道:“秦大人好气魄,晚生敬秦大人一杯!”

    “好说、好说!”秦墨笑呵呵地端起酒杯,与上官秀互敬了一下,二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上官秀幽幽说道:“金川军现已控制北丘县、金川县和漳水县,秦大人执意与金川军为敌,恐怕,未必是明智之举吧!”

    秦墨扬起眉毛,笑问道:“那依贤侄之见呢?”

    “金川军势大,且壮大迅猛,如日中天,与其和金川军为敌,不如与金川军化敌为友,如此,即可保秦大人无忧,也可保漳州百姓无忧,何乐而不为呢?”

    “哈哈——”秦墨狂笑起来,说道:“上官秀在我眼中,只是个后辈晚生,妄想让我敬他为尊,简直是痴人说梦!”

    “面子问题,难道比性命还重要吗?”上官秀不解地问道。

    啪!秦墨猛然一拍桌子,脸色沉了下来,冷声质问道:“贤侄,你处处为金川军说话,你该不会是金川军派来的说客吧?”

    刘旭见秦墨露出怒色,连连摆手,急忙说道:“秦大人请息怒,关尚年少,如有顶撞之处,秦大人也不必和他一般计较……”

    他还没说完,上官秀已开口说道:“我是不是金川军派来的说客,那无关紧要,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秦大人不肯放下颜面,投靠金川军,等于是拿漳州上万将士以及城内二十万众百姓的性命在做赌注,赌赢的希望很渺茫,赌输的几率倒是很大,秦大人不觉得自己这么做太自私了吗?”

    “你究竟是何人?”秦墨拍案而起,双眼瞪得溜圆,怒视着上官秀,一只手也放在肋下佩剑的剑柄上。

    豆大的汗珠子顺着刘旭的额头滚落下来,上官秀安坐在椅子上,脸上的表情依旧是乐呵呵的,与汗如雨下的刘旭形成鲜明的对比。

    “据我所知,金川军正在向漳州进,现在留给秦大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等到两军交上手之后,即便秦大人想反悔都来不及了。”上官秀慢悠悠地提醒道。

    “哈哈,关尚,你给我听清楚了,我秦墨从来就没怕过他金川军,不然的话,我也就不会杀掉金川军派来的狗屁信使,我看,你也是金川军派来的说客,既然如此,那对不起了,你也别想再活着走出漳州城!”说话之间,他猛然一摁佩剑的卡簧,就听‘唱啷’一声,佩剑出匣,大厅里也随之乍现出一道寒光。

    他单手持剑,剑锋向前一递,顶在上官秀的喉咙上。与此同时,秦墨带来的那两名随从双双上前,站于上官秀的背后,各自握住佩刀的刀把,只要上官秀稍微有个轻举妄动,他那便能拔刀把他斩成两段。

    刘旭见状,身子猛然一震,他颤巍巍地站起身形,摆手说道:“秦大人不可……秦大人万万不可冲动啊……”

    如果上官秀死在自己的县守府上,那自己可就百口莫辩了,等到金川军大举来攻时,又怎能放得过自己?

    此时他都吓白了,身子哆嗦成一团。秦墨瞥了他一眼,冷冷哼笑一声,说道:“刘大人,此贼明明就是金川军的说客,他为何会出现在你县守府内,你还得好好向我解释一番呢,如果你现在胆敢向着他说一句话,刘大人,你可休怪我秦墨不顾你我共事多年的情分!”刘旭一哆嗦,站起来的身形不由自主地又跌坐回椅子上,面如死灰,冷汗顺着脸颊不断地滚落下来。

    秦墨的目光再次落到上官秀的脸上,问道:“说!你到底是谁?”

    “不重要。”

    “什么?”

    别看被秦墨用剑锋逼住脖子,上官秀的脸上连点惊容都没有。

    他含笑眯缝着双眼,说道:“我已经说过,我是谁,那根本无关紧要,重要的是,秦大人不可在继续错下去了,我再提醒你一遍,你剩下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他娘的,老子现在就杀了你!”秦墨气得须皆张,对上官秀怒声吼叫道。

    “秦大人难道真的打定了主意,要与金川军对抗到底吗?”

    “废话!小子,本官现在就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你们金川军在本官的眼里,屁都不是一个,别以为剿灭了一两支叛军就很了不起了,你们金川军若胆敢踏入我漳州地界一步,我漳州铁骑就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秦墨的话并不夸张,漳州骑兵的确不是等闲之辈。要骑兵去攻城,那实在是强人所难,而要论两军正面交锋的能力,一两千的骑兵破掉一个兵团的方阵都是有可能的。在平地作战,骑兵冲阵的能力绝对是屈一指。

    秦墨不服金川军,当然也不是毫无依据的自狂自妄,金川军内没有骑兵,而漳州军内,却有三千铁骑,这也是秦墨最大的本钱。

    上官秀轻轻叹了口气,脸上充满无奈之色地说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秦大人执意要找死,当真是神鬼也难救啊!”

    “我找死?我先要你死!”秦墨断喝一声,把手中的剑恶狠狠地刺向上官秀的喉咙。

    也就在他手臂用力前刺的瞬间,从上官秀的衣领内突然钻出来银色的金属,只眨眼工夫便将他的脖颈包裹住,与此同时,从他的袖口内也蔓延出液体状的金属,包裹住他的右手,在他的右手上化成一把半尺长的短刀。

    嗖!

    上官秀坐在椅子上的身形突然向秦墨窜了出去,秦墨手中的佩剑在上官秀的脖颈上划出一道火星子,而上官秀右手的短刀也顺势切过秦墨的脖子。

    以上官秀现在灵神境的修为,他施展出的风影决又岂是一个快字所能形容?

    与他近在咫尺的秦墨根本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只觉得眼前一花,似乎有一道劲风从自己的身侧刮过去,接下来,便是一阵的天旋地转……

    再看秦墨,项上人头已然从肩膀上滚落在地,鲜血由断颈喷射而出,坐于一旁的刘旭已完全惊呆吓傻,看着站在原地还没有倒下去的无头尸体,他双目瞪得如铜铃,身子动也不能动,好像丢了魂魄似的。

    站于秦墨身后的两名随从双双惊叫出声,他二人不约而同地拔出肋下的佩剑,正要冲向上官秀,可突然间,就听啪啪两声脆响,在大厅一侧的屏风后面突然射出来两支灵箭。

    灵箭破空,直奔那两名随从而去。两人脸色同是一变,双方的距离太近,灵箭飞来的度又太快,他二人来不及挥刀格挡,只能倾尽全力地向旁侧身闪躲。

    令他俩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从屏风后面飞射过来的箭矢竟然还会转弯变向,随着他二人的侧身,两支灵箭也随之侧偏,继续射向他二人的脖子。

    他俩再无从闪躲,耳轮中就听扑扑两声闷响,两支灵箭分别插在二人的喉咙上,将他俩一并毙命。

    </br>

    </br>

    ()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友情链接:绝世龙帝神武天帝逆天战神无限升级系统九转神龙诀都市无上仙尊
读书网提供由网友免费上传的文章:玄幻小说,热门免费小说阅读,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读书网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